养虎自啮:美国《国家军事战略》存在重大战略失误
2011-02-18 15:02:18
  • 0
  • 4
  • 0

养虎自啮:美国《国家军事战略》存在重大战略失误

作者:沈新曦

美国军方最高机构参谋长联席会议2月8日发表《国家军事战略》,阐明美军的新战略方针。在这份新战略报告中,有关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内容只占极少部分,这显示出美国将逐步结束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反恐作战,并将战略重心转向亚太地区,新战略强调今后必须注重以军事联盟方式来彰显美国军事力量的存在。

更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望日本自卫队能在维护地区稳定方面发挥更大作用,还表示美国将对日本自卫队扩大国际和平合作活动能力以及日韩间防务合作提供支援,今后“应协助自卫队提升境外作战的能力”。

透过漂亮的词句,我们可以清楚看到,2011年美国军事战略正在发生新转向,其中一个重要内容就是扶持日本在亚太地区安全方面承担更多的军事责任,培育日本充当美国在亚洲战略布局中的马前卒。美国军方的意思已经很清楚——允许日本自卫队不再是“自卫”之“队”,而应该是一支能够到境外作战的军队了。为“协助自卫队提升境外作战能力”,接下来美国就可能一步步解除战后为防止日本军事膨胀而设置的一系列限制。正是这一点,将成为美国在21世纪犯下的又一个重大的战略性失误。

当年“二战”结束,日本作为战败国,只能在美军直接介入之下制定“和平宪章”。然而,美国为了冷战的需要,对日本军国主义的罪行并没有进行彻底清算,对军国主义思想暗流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当年美国战略专家们的手段是足够狠辣,但思维欠缺深沉,根本没有认识到, 体制乃是社会观念的衍生物,重建一个社会,观念重建与体制重建必须同步进行。如果容忍日本军国主义思想观念的广泛存在,那就一定会导致新宪法最后被抛弃。美国自以为替日本制定了一部新宪法之后就可以大功告成,却没想到那只是在日本丢下一个半拉子工程。

实际上,输入性地重造日本新宪法之后,如果和平观念不能在日本占绝对主流地位,那么总有一天日本可以修改美国人强加于他们的和平宪章。战后数十年的大量事实证明,日本军国主义观念在日本相当一部分人头脑中并没有得到清除,而是形成一股凶恶顽强的暗流。日本右翼势力居然在美国眼皮底下公开修改教科书,否认侵略历史并将此灌输和影响下一代,以致今日在日本中青年中受到军国主义思想毒素贻害的不乏其人。由于军国主义社会基础基本完整地存在下来并代代藩衍,因此战后日本政坛上右翼政客层出不穷,一个比一个更加出尽风头。这些用国民的选票请上台的头面人物,上台后屡屡为军国主义招魂而参拜靖国神社,以显示自己不孚众望,自然也少不了正式提出修宪要求的大人物。自从1955年自民党第一任总裁鸠山一郎开始,到1957年改宪派的代表人物岸信介出任日本首相再度提出修宪。1982年中曾根康弘出任日本首相,他也在《我的政治信念》一书中这样写道:“日本必须修改美国所给予的和平宪法,这是我一贯的信念。”直到最近几年,发自右翼的修宪声音不但不绝于耳,更有甚嚣尘上之势。

但美国对日本否定历史和军国主义暗流从来就没有重视过,居然采取坐视不管的态度。这种做法一方面是由于冷战思维的迷误导致以其昏昏而自大,养虎不觉其患,而且,现实主义的国家理念也令其拣了芝麻丢了西瓜——作为一个世界大国,为了一时之利而放弃主持正义的国际责任,是一种有背正义和道德、有损软实力的短视之举。如今,这一单向度价值观和现实主义国策更将在日本自卫队问题上铸成一次历史性的大错。

美国政要在许多正式讲演中都喜欢使用“负责任的国家”这一词汇,但不知道一个以扶持正处在军国主义蠢蠢欲动背景下的日本作为国家新战略重要组成部分的国家,到底是不是“负责任的国家”?如果是,那么是为包括日本人民在内的亚洲人民负责任呢,还是为美国自己负责任?

我说,美国这一新战略是对包括日本人民在内的亚洲人民极为不负责任!

十分明显,美国为推行新战略而扶持日本在军事上再度崛起,这将为日本军国主义复辟提供一次大好机会。日本将充分利用这一次机会,迅速扩大军备甚至实现拥核的多年梦想,也将在亚太地区更多释放自卫队战力,被压抑了65年的亚洲军事大国的炽烈野心将死灰复燃。如果美国按照新战略报告所提出的这条路子往下走,那么在未来数年内,日本右翼势力将成为推动日本走上亚洲军事大国之路的急先锋,煽动日本社会喷发出积蓄多年的复仇能量,从而引发地区军事冲突,把亚太地区局势拖进一个激烈动荡的非常时期。

因此,美国这样做首先是对不起曾经遭受过日本野蛮侵略和屠杀的亚洲人民!美国能否问一问亚洲人民——他们欢迎不欢迎一个对历史上侵略罪行拒不认错的日本在军事上重新崛起?他们能不能容忍太阳旗重新在自己的领海、领空、领土上高高飘扬?单就这一点,奥巴马政府就必须为新战略相关条文的错误,向亚洲人民道歉并作出改错的承诺!

我还要说,美国这一新战略也是对美国自身极为不负责任!

为什么?从短期看,日本军事崛起似乎对美国大有好处,利用日本来对付中国是美国“巧实力”登场作秀。如果中国长期陷入周边军事冲突的动荡环境之中,那么其经济将有可能被繁重的军备所拖累,也被此起彼伏的战火所困扰,这样一来,美国就能够隔岸观火,稳坐世界霸主的大位。但这只是五角大楼的专家们自己的一厢情愿。

凡以损人为出发点者,必以害己为终结!美国新战略让日本军国主义幽灵在自卫队身上借尸还魂,在亚太地区粉墨登场,必将造成该地区人心不安,局势动荡,其后果必将给美国带来更多危险,因为一个动荡的亚太将会产生多种连美国都意想不到的新威胁,例如核扩散的威胁,例如新的仇美思潮泛起。更大的威胁还在于,会给美国制造更多的敌人,其中最危险的敌人来自于美国的盟友内部——一个内心对美国暗藏仇恨数十年的日本军国主义势力!

特别是,如果美国考虑到朝鲜成为核国家而同意日本也拥有核武器的话,那么,美国就将成为世界上头脑最简单的国家而蒙羞21世纪。

据有关媒体报道,日本的《读卖新闻》就引述美国前总统布什的回忆录说,如果朝鲜单方面继续发展核武器,那么就不应该对日本发展核武器进行干涉,这就是暗示美国政府一直有支持日本发展核武的秘密的计划。而日本的军事专家曾经披露说,日本目前掌握的核材料和核技术,足以在短期内制造出5000枚的原子弹,要成为核武大国对日本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而这一梦想是否成真目前只在于美国的态度如何。

作为“二战”的盟友,中国人应该善意地告诫美国朋友,21世纪以来你们的战略失误已经不少了,如果接下来胆敢给日本解除核禁令,那么,日本的第一颗核弹就可能首先在美国境内爆炸,而第二颗才可能让中国承受。

为什么?第一,是美国,而不是中国,曾经在日本丢下两颗原子弹。就记恨的本性而言,如果日本右翼轻易忘记这“二箭之仇”,那就不姓“日”名“本”了。

第二,是美国,而不是中国,“二战”后以“和平宪章”的软刀子阉割了日本好战的性根子。尽管宪章得到爱好和平的日本人民的拥护,但日本右翼把它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并把它归咎于美国对日本的欺辱。

第三,是美国,而不是中国,六、七十年来长期把生性高傲的日本当作附庸奴才使唤,还在1985年纽约广场会议上强势地逼迫日元大幅升值,从而把日本经济推下水,以解决美国的贸易赤字,但日本经济从此后却一蹶不振。奴才貌似低声下气,但扭曲的心灵一旦反弹起来就是一场灾害。

第四,也是最重要的,美国由于自身的深层次问题,其经济在未来10年左右将在起伏不定之中持续低迷,到那时国力已经大大不如先前,这就给素来附从强者而鄙视衰者的日本右翼提供一种鄙视美国的理由。

当日本右翼鄙视美国的时候,当它的仇恨和忍耐同时走到极点的时候,当它手中握有原子弹的时候,那就是第二次“珍珠港事件”降临美国的时候。待到那时候,美国人再回过头来检讨2011年的《国家军事战略》所犯下的历史性战略错误是不是太迟了呢?

用中国古语说,这就叫做:养虎自啮,长虺成蛇!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