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存在”为先:中国维护海权需要六个“存在”
2011-03-05 14:02:35
  • 0
  • 2
  • 0

思想“存在”为先:中国维护海权需要六个“存在”

作者:沈新曦

罗援少将最近提出,中国维护海权要重视五个“存在”,包括行政、法律、国防、舆论、经济五个方面。以在下之见,在这五个“存在”的前头,首先要有一个“思想‘存在’”,也就是说,中国维护海权要重视六个“存在”——以思想“存在”为首要。

(一)重视思想“存在”,必须全面理解和创新发展邓小平关于南海主权问题的完整思想——“主权属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我们可以称之为“12字战略方针”,其基本内涵有三个层次:

第一层,主权是基础。邓小平曾明确指出,主权问题不是一个可以讨论的问题,国家的主权和安全要始终放在第一位。

第二层,实力是保障。实力才是硬道理!只有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才是维护主权和经济合作的保障。1974年邓小平和叶剑英一起亲自指挥了西沙自卫反击作战,深知一支强大的具有现代战斗能力的海军对于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重要作用。邓小平特别主张建设一支“顶用的”海军,1979年他为中国海军题词:“建立一支强大的具有现代战斗能力的海军!”1984 年邓小平就钓鱼岛、南沙问题明确指出:“一个办法是我们用武力统统把这些岛屿收回来;一个办法是把主权问题搁置起来,共同开发”,其内涵就是以武力为后盾,化争议为合作。这里说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并非不需要武力,而恰恰必须以武力为后盾。

第三层,在“主权属我”的基础上和“实力保障”前提下,化争端为合作,以合作维主权,以主权促发展。

上述三层内涵所围绕的是一个硬核——“发展”,也就是,以主权促进发展,以发展巩固主权。因此,“12字战略方针”的完整内涵是:主权是基础,实力是后盾;化争端为合作,以合作维主权,以主权促发展。这一完整内涵必须成为今天中国维护海权、制定海洋战略的指导思想。

(二)重视思想“存在”,必须坚持“和谐世界”和“合作共赢”的重要理念,拒绝大国沙文主义思维。

进入21世纪之后的中国,必须站在世界历史的制高点上高瞻远瞩,清醒地看到,未来世界发展的趋势是从当前主权国家之间的经济合作开始,向着区域经济共同体的方向发展,逐步走向和谐世界。欧洲共同体就是一个先驱者,尽管当前欧盟遇上严重的困难,但这只是区域共同体发展历程中的挫折,走向区域共同体的人类社会的历史潮流是不会因为欧盟一时挫折而改变的。经过国际金融危机之后的世界经济能不能最后走出低谷,再现新一轮繁荣,也寄希望于排除各国之间贸易与投资障碍的世界经济区域化进展——逐步建立各种区域化的经济共同体,以及共同体之间的取长补短、携手协作、共同发展。

中国必须看到,发展各种区域共同体是实现“和谐世界”的必经之路。积极倡导和践行区域共同体乃是21世纪世界大国所必须具备的先进理念和软实力所在。

那么,维护海权的一条新思路就是——可以通过建立海洋开发共同体来实现海权共享。这就是适合中国的 “新海权论”思想,一种值得探索的思想“存在”。

谈到“海权论”,那是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由美国学者马汉提出的一个海军战略理论。这一理论一经诞生就受到当时世界列强的重视,它很快就成为美国从海权争霸入手逐步崛起的重要思想武器。如今境过时迁,世界发生了太多变化,21世纪新的时代要求正在和平崛起中的中国不能照搬旧“海权论”,而是非得创新自己的“新海权论”不可了。

所以,中国维护海权不能不以思想“存在”为先呀!

(三)重视思想“存在”,必须敢于坚持国际正义,敢于亮剑,以维护“二战”之后所确定的国际秩序!

中国必须联合俄罗斯、朝韩和东南亚曾经遭受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国家,以及爱好和平的日本人民,一起建立广泛的亚洲反对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统一战线,坚决打击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苗头。

就如我的前一篇博文《养虎自啮:美国<国家军事战略>存在重大战略失误》所分析,二战之后数十年里的大量事实证明,日本军国主义观念在日本相当一部分人头脑中并没有得到清除,而是形成一股凶恶顽强的暗流。日本右翼势力居然在美国眼皮底下公开修改教科书,否认侵略历史并将此灌输和影响下一代,以致今日在日本中青年中受到军国主义思想毒素贻害的不乏其人。由于军国主义社会基础基本完整地存在下来并代代藩衍,因此战后日本政坛上右翼政客层出不穷,一个比一个更加出尽风头。这些用国民的选票请上台的头面人物,上台后屡屡为军国主义招魂而参拜靖国神社,以显示自己不孚众望,自然也少不了正式提出修宪要求。自从1955年自民党总裁鸠山一郎开始,到1957年改宪派人物岸信介出任首相再度提出修宪。1982年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在《我的政治信念》中写道:“日本必须修改美国所给予的和平宪法,这是我一贯的信念。”直到最近几年,发自右翼的修宪声音不但不绝于耳,更有甚嚣尘上之势。最近日本右翼又在钓鱼岛问题上发出战争鼓噪。真是“庆父不死,鲁难未已”!日本右翼就是亚洲的庆父,也是未来建立亚洲经济共同体的最大障碍!

今天日本右翼想要利用美国需要其充当“马前卒”的机会重新在亚洲建立日本军事势力版图,故此希望从推倒二战后所确定的国际秩序入手,洗刷战争罪名,复活军国主义。二战后的日本《和平宪法》规定:日本不能拥有军队,更不得对外出兵。二战后的波兹坦公告一个重要内容是:当时的苏联政府可以根据波兹坦公告合法占领和管辖南千岛群岛,以示对日本发动战争的惩罚。波兹坦公告还规定,日本领土范围不包含琉球群岛和钓鱼岛(更何况,历史上琉球群岛和钓鱼岛从来就是中国的领土)。以上这些都是今天日本右翼决心推翻的战后新秩序。

既好笑又好气的是,当年日本军国主义敢于拿日本国运当战争赌注,结果战败了,今天日本政府非但不彻底认罪,还要拿一些海岛归属问题来推翻二战成果,为昔日侵略战争翻案,这是国际正义所不能容忍的!中国维护海权,就一定要敢于为亚洲和平而“铁肩担道义”,伸张国际正义,以体现海权问题上的思想“存在”。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