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核泄漏或引发东亚局势动荡加大战争风险
2011-04-04 06:15:38
  • 0
  • 0
  • 0

日本核泄漏或引发东亚局势动荡加大战争风险

作者:沈新曦

一 、 回顾历史上诸多著名核事件以及其后发生的社会事件

翻开二战以来的世界历史,我们可以找到一些著名的核(爆炸)事件,也可以发现在每个核事件之后都会有激烈动荡的社会事件发生:

(1)1945年7月初,美国在新墨西哥州成功实验了世界上第一颗原子弹。将近一年后,1946年5月底,美国爆发了全国规模的铁路和煤矿工人大罢工,参加罢工的人数达65万人,其中铁路工人25万人,煤矿工人40万人,造成全国铁路运输严重瘫痪。

(2)1945年8月日本广岛和长崎上空突然升起蘑菇云,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用于战争的原子弹爆炸。此次核事件造成数十万人死亡。不仅如此,此次核事件之后的1—5年里,日本周边国家纷纷出现社会激烈动荡,这种局势大约持续4—5年之久:

其一,1946年6月,在中国,国共两党的军队在中原地区爆发了大规模的武装冲突,长达三年多的全国内战就此开始。1948年9月中国东北地区解放军打响辽沈战役,这一大规模内战一直到1949年才初告结束。

其二,1947年2月中国台湾省爆发2·28事件,岛内罢工、罢市、游行示威,当局派出的军队对游行队伍无预警开枪扫射,酿成全岛人民的反政府浪潮。

其三,1950年6月,朝鲜半岛爆发战争,1950年7月美国正式参战。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酿成中朝与美韩之间的军事大拼杀。

(3)1964年10月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实验成功。1年多以后,1966年5月,中国爆发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8亿中国人群情激昂,到处分裂为“造反派”与“保皇派”两个“你死我活”的对立阵营。 1966年12月中国成功进行氢弹原理实验,1967年6月中国由飞机空投的330万吨当量的氢弹又实验成功。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中的文化革命从文斗走向武斗,社会大动荡一发不可收拾,直到1976年秋文化大革命才结束。

(4)1986年4月,前苏联乌克兰地区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释放出大约2.6亿居里的辐射量,相当于日本广岛原子弹爆炸能量的200多倍,核污染遍及前苏联几十万平方公里土地,受害人数高达900万人,爆炸产生的尘粒经过风力和雨水传播更是遍及前苏联各个加盟国的大片国土。

一年多以后,1987年秋,前苏联的阿塞拜疆人与亚美尼亚人发生暴力冲突,造成流血惨案,苏联中央政府出动军队制止,1990年1月冲突进一步升级,该地区进入紧急状态。1989年8月23日,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三个共和国爆发100多万人参加的游行示威,示威者手拉手连成650公里长的人链,表达激奋的民族情绪。1991年8月19日苏共中央发生宫廷政变,虽然政变仅仅维持3天,但是苏联中央政府从此已经无力控制国家分裂的颓势。1991年12月25日苏联解体。

由于信息资源的局限,这里只举出四个典型的例子,目的在于提醒全人类必须尽快注意到这个以前未曾注意到的大问题。希望一些以国家研究机构为依托的学者能够关注这个问题,从更多信息资源中穷尽历史上所有核事件,找出随其之后1-5年内发生的社会事件来,进一步找到其中的规律。

二、核污染与人类心理、行为之间的因果关系

以上列举的这些众所周知的核污染事件,以及其后出现的社会动荡的史实,似乎在向人类暗示着一个至今未被发现的严重问题——在核污染和人类心理行为异常之间存在着某种微妙的关联。现在人类已知的核污染,主要是指核物质泄露后对环境的破坏,包括核辐射、原子尘埃等本身引起的污染,还有这些物质对环境的污染后带来的次生污染,比如被核物质污染的水源对人和动植物的伤害,特别是对人体的危害。辐射的电离效应能够杀伤人体组织,最敏感的是对白细胞的伤害。如果辐射量达到一定的程度就会导致躯体的疾病,例如不愈合溃疡、遗传性变异、癌症等疾病

但是,对于微量的核污染物,例如通过风力和雨水携带的核污染微尘,现在权威的意见都认为不会给人体带来伤害。最近在美洲和欧洲都已经检测到空气中存在日本核污染微尘,就更不要说亚洲了。这些核污染微尘是不是真的完全没有危害?

如果认真思考一下上文所列举的诸多核事件和史实,我们是不是应该做出更加谨慎的思考呢?

一种基于诸多历史事实的猜想是:核污染微尘之类的核污染物质能够成为一种特殊的环境荷尔蒙(核污染荷尔蒙),通过饮用水和空气直接进入人体,或者首先进入地表的动植物体内然后富集到人体内。这种核污染荷尔蒙进入人体之后将“冒充”人体荷尔蒙参与人体内分泌、免疫和神经系统的运作,从而导致人的神经系统发生不同程度的异常和紊乱,导致情绪容易亢奋、或者忧郁,对外界刺激常常产生过激反应,对某种思维理念的偏执倾向等等。这种神经性疾病的表征群可以称为“核污染神经症”(Nuclear pollution Induced Neurosis,以下称为NPIN),如果仅仅少数个体出现这些症候群那是少数个案而已,对整个社会并不构成威胁。但是,由于核污染荷尔蒙的覆盖面是地区性甚至全球性的,因此NPIN也具有“超群体性”。因此说,通过风力和雨水携带和扩散的核污染物质经过大约1-2年时间的富集之后将使受污染的地区的人群普遍罹患NPIN,从而容易引发超群体性的社会事件(典型的事件就是动乱或者战争),这些地区的社会因此而进入激烈动荡期就成为大概率事件。

必须明晰的是,群体性NPIN不是造成社会动荡的唯一原因,但却是强催化性原因。假设某个社会存在政治经济的各种不稳定因素,如果此时没有群体性NPIN,那么这个社会就可能最后出现两种结果:或者是社会对立得到化解,或者是社会对立扩大而酿成社会大动荡。但是,如果在某个社会存在政治经济的各种不稳定因素的时候,刚好出现群体性NPIN,那么这个社会的大动荡就受到强催化而难以避免地迅速到来。

另一个角度说,核污染物质一旦成为一种环境荷尔蒙,那么就可能会在一个相对比较稳定的社会里悄悄制造对立和冲突的因素,也可能会从一个本来就已经充满对立和冲突的社会中很快找到疯狂作孽的机会。在前一种情况下,酿成社会大动荡的概率相对较小,即使酿成大动荡,其所需要的时间一般也较长一些,比如三到五年左右。在后一种情况下,酿成社会大动荡的概率较大,其所需要的时间相对很短,比如半年到一年。

三、唯信息哲学的思考

笔者对于环境荷尔蒙的警觉和思考由来已久,在2007年出版的《唯信息论》一书中,笔者提出一种新的哲学理论:唯信息论。唯信息论认为,宇宙万物皆信息,21世纪的人类必须以信息化方式进行感知、思考、生存和发展,才能走出面临的危机和困境

在环境荷尔蒙问题上,人类可以用“信息僭越原理”来思考——这就是信息化思考的一种实例。所谓“信息僭越”就是指某些低阶信息出现越位行为,失序地介入和扰乱了高端信息的运行,造成高端信息阶次的出错

以下是《唯信息论》书中的一段文字

“环境荷尔蒙是一些散布并积蓄在人类生活环境中的有害化学物质,它们的化学性质与生命体内的荷尔蒙十分类似,因此当其进入人体之后,就会以假乱真,越俎代庖,顶替人体正常荷尔蒙参与生命体的内分泌、免疫和神经系统的运作,从而使这些系统的功能出现严重紊乱——这就是信息2僭越。【注:在唯信息论的信息阶次中,物质被归为信息2阶,简称信息2。人归为信息4阶,简称信息4。两者比较,信息2是低阶信息,而信息4是高阶信息。如果某些信息2越位进入不该进入的信息4程序中而扰乱了有序运行,那么就是出现‘信息僭越’。】

“环境荷尔蒙的典型代表是多氯联苯类工业化合物、二噁英毒性气体、农药化肥残留物以及某些医药品中所含有的己烯雌酚等等。这些环境荷尔蒙会导致神经系统障碍,脑的活动异常,内分泌紊乱等疾病。【参阅出云谕明《威胁人类存亡的定时炸弹:环境荷尔蒙》海天出版社1999年版】人们的日常生活环境处处都离不开带有环境荷尔蒙的工业制品,这就迫使人们不能不与环境荷尔蒙亲密接触,因此也为它们进入自己的体内提供了许多机会。进入人体后的环境荷尔蒙对人的侵扰是隐蔽的,细微的,也往往是不确定的,因此很容易被人们一时忽略。荷尔蒙在1毫升血液中的含量只要在ng~pg(10亿分之一克~1兆分之一克)的数量级范围内就能发生作用,因此,只要有极少量的环境荷尔蒙进入人体,就完全有可能发生信息僭越,对人的内生态产生极大干扰和错误诱导。况且,环境荷尔蒙还会在个体积累和代间积累的多重迭加富集之下,造成一代甚于一代的留滞和危害。

“近几十年来,世界各国心理病患者人口比例在不断上升,心理疾病已经上升为人类的第二号杀手。人们常常把精神疾病发病率上升的原因仅仅归结为社会竞争的日益激烈——这的确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但如果简单认为它是唯一的原因那就可能不妥了,这样的认识将因为不了解一个隐蔽的却很重要的原因而变得充满危害。

“应该看到,现代工业社会所排放的种种环境荷尔蒙对人体神经系统的侵扰将导致精神上的可怕后果,这已经对当前社会甚至人类的未来前途造成现实的威胁。

“世界的动荡不安的确与世界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各种复杂因素有关,而与环境荷尔蒙新因素的关系是我们必须提出来加以正视,加以研究的严重课题。既然环境荷尔蒙完全能够成为引发人类心理疾病流行范围从小到大逐步扩展的重要原因,既然信息2僭越将造就越来越多的变态心智走极端行为的道路,那么科学界的确应该腾出精力尽早研究这些重要的课题:为什么世界上会产生那么多丧失理智从事恐怖活动的变态心智?为什么他们很容易接受极端主义的蛊惑采取极端行为?除了通常所知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冲突的因素之外,他们的变态心理与环境荷尔蒙有哪些内在联系?

“如果人类一直如此只会忙碌于财富的争夺和积累,无暇顾及于日甚一日的环境污染,无暇顾及自己和同类出现的隐蔽又微妙的精神性病变,如果因此污染的速度总是得不到控制,环境长期得不到净化,那么人类无疑会在未来百年之内一直罹受精神病魔慢性折磨之苦,也将很容易在不知不觉地被卷入一阵阵战争旋涡群之中,还有可能突然遭受失控的核战乱的打击,在迷茫和无助中不明不白地走向末日。”【参阅:沈新曦:《唯信息论》2007纽约柯捷出版社P353】

今天我们所关注的核污染微尘很可能是环境荷尔蒙的一个新品种。它在风力和雨水的携带扩散之下,已经进入亚、美、欧,但主要是覆盖东亚各国,给该地区居民群体带来潜在的“核污染神经症”风险较大,也可能因此在未来2-3年内引发东亚诸国出现社会大动荡,甚至地区性的战争。

四、中国怎么办?

(1)必须充分评估未来数年里中国社会出现群体性事件的风险,加速社会改革和政治改革进程,加大社会管理力度,重点在于保民生、保就业、保政通、保人和、保发展。

(2)必须严重警惕东亚局势可能出现激烈大动荡甚至是战争的风险,做到未雨绸缪,进退有度。要立足于反对战争,避免战争,同时,为了打赢任何一场外部强加于我的战争,更需抓紧做到八个“到位”:思想到位、心理到位、军事到位、经济到位、机制到位、法理到位、舆论到位、外交到位。

(3)以理性和积极的态度直面“核污染荷尔蒙”问题,这就需要科学家尽快对核污染微尘可能成为“核污染荷尔蒙”并对人的神经性伤害进行实证研究,以便做出科学评估,以及有效应对的决策。

(4)就全人类面临的核危害问题,中国必须联合一切国际力量,积极倡导在全世界全面销毁核武器,谨慎控制核能开发,加强核能安全的研究和技术措施,加速清洁能源研究开发的全人类合作,以尽快提高清洁能源替代化石能源和核能的速度。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